您的位置: 德州资讯网 > 星座

黑巫师朱鹏 第二十章:交锋

发布时间:2019-09-13 19:24:52

黑巫师朱鹏 第二十章:交锋

出来混的,谁都不是真傻,看着眼前说着汉语的中国男子,田中次郎怎么可能想不到刚刚进去的三人恐怕是凶多吉少?

泰拳手木朗甚至忍者北野小禾死了也就死了,可那个白种女人漫游射手职业者却是这支队伍的最重要火力,她一死,月神大人交待的任务就必定无法完成。思绪一到这里,田中次郎的心里泛起了无边恐惧,而这份恐惧又被面前的对手点燃为熊熊燃烧的怒火。

“混蛋,杀光他们。”

猛地向前一滚便在这过程中抽出了腰间长刀,人虽未至,然而朱鹏已然可以感受到一股猛烈狂恶的凶暴杀意,日本剑术最重气势,名不虚传。

日本武士身后的女忍者向前跳跃,她在半空中甩出三道飞速旋转弧线进击的飞镖,落地后又猛然正面打出七道苦无,这一曲一直的两波暗器因为巧妙的手法会在同一时间罩在朱鹏身上,形成弹幕一般难以防御难以躲避的攻击,并且忍者类似于盗贼,她们的武器轻巧阴险往往淬有剧毒增添杀伤。

日本方在场这四人都是颇有资历的冒险者,他们目光毒辣如何看不出对面虽然人数较多,但那个少年盗贼与瘦弱的女人都是明显没上过战场的雏,他们只要凭借战力的碾压一波杀掉对方几个,剩下的战斗就是单纯的横扫。战场菜鸟跟着大家打顺风仗还行,打逆风战,崩溃的远远比咬牙顶上的多。

那名持斧如狂狮般的诺德人,那名双手舞动十字长枪高速突击上来的日本青年,他们的目标都直指对面六人中明显为首的持盾青年……可朱鹏身后的同伴又不是死人。

刀光闪烁,那些忍者打过来的暗器叮叮当当被尽数磕飞,此时一身崭新皮甲的柳一刀单手握刀,他大踏步地迎上了田中次郎,双方都是刀术好手,由不得柳一刀不见猎心喜。

打开一个小布袋,在洒了一些黄色的粉末后,老科尔遥遥一指正在冲锋中的诺德狂战,狂战职业者,体质与力量双重强悍,并且受伤越重力量越强,一旦被他突击到队伍之中,他就能发挥出惊人的顽强与恐怖的攻击力……可惜,没有了漫游射手或者其它远程职业者的火力掩护,敏捷不高的低阶狂战想要突进到任何队伍里都会受到重点狙击。

伴随着科尔一指,远处那名重甲狂战的突击速度顿时迟缓下来,盔甲间浮现大量的尘土泥垢,这让他本就不高的敏捷越来越低得吓人。突然,诺德狂战的身上闪过一道淡金色的光,下一刻他恢复了敏捷甚至速度更快的向前突进,然后他下一刻就踩入了一片化为淤泥沼泽的石板里,远处的老科尔双手按地不断念诵着咒文输出魔力,花费一些时间,他就能把对面的狂战直接拖入泥沼之中生生困死对方。在这种持续施法的时候,科尔除了之前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法术外,是没有任何防护的,这时远处一颗子弹就能直接崩碎科尔的脑袋,若非是这段时间朱鹏出彩至极的表现让老巫师产生了信任,别管那个狂战能不能突进到队伍里,老巫师第一件事绝不是狙击对手,而是给自己套上足够多的防护法术。

也对得起科尔的信任,那名已经隐形般消失在墓**的女忍者自各个角度射出暴雨般各式各样的暗器,却全都被朱鹏挡在盾围之内,明明仅仅只是一面圆盾,但在朱鹏手中却被舞得名副其实泼水不入,硬生生化为了一面寒铁盾墙。

伴随着科尔的法术与魔力持续输出,那名诺德狂战两膝大腿陷入了泥沼之中甚至持续的缓缓下沉着,持枪的伊雯与持弩的江语森围上,站在远处远远射击,散弹弹片与弩箭打得重甲狂战周身火星爆散,然而职业者尤其是体质侧职业者的生命力真的是非人强悍,在两人夹击之下诺德狂战周身血水流淌滴落在泥沼之中,却疯狂吼啸着中气十足,一丝半点失血与疲惫感也无。

而那名挥舞着十字枪的日本青年却并没有援救他陷入困境的同伴,而是狂舞着那杆十字枪,冲着那黑发持盾的青年与正在施法的巫师奔跑,冲刺!

不能说他的选择是错的,长枪冲阵单骑踹营,一旦真的让这位日本青年以枪术冲破了朱鹏盾围再一枪捅死科尔,那当真是力挽狂澜危局立解。

所以,日本青年双目死死盯视着朱鹏双眼,其中所蕴涵的杀气与暴虐当真凝聚成针锋一般,持枪百米高速冲刺,势要单骑踹营!

在冲刺过程中,目光如电日本青年手中的十字枪就好像风车一样高速的旋转,他手中的这杆枪并不像中国红缨枪

,点钢枪一般单纯的棱型枪头,而是一个铁十字,铁十字的边缘锋利异常寒光闪烁,而铁十字的枪尖锋锐也是长长的铁刺,能把人一下刺穿之后还透出老长一截。

这杆十字枪虽然不是附魔的强大装备,但却是白板之中精品,是地球古代冷兵器的精华。此时此刻这杆铁十字枪在日本青年的的手中剧烈旋转,使得枪尖前端的空气产生出直升机起飞前螺旋桨发出的破空声。

十字枪术奥义:“突击.螺旋冲”。

面对这样凶悍猛烈的冲击突刺,朱鹏直到枪锋临头的前一刻才突然脚步一踏,身体斜走一步,以毫厘的差距让过了那杆急速旋转的十字枪头,劲风自朱鹏脸颊边缘划过,然而地球武道尤其是亚洲武道,讲究的就是力汇全身,发于一点,一旦避过了威力最强大的那个点,就可以说对方的攻击落空了。

日本青年见朱鹏躲避过枪袭,毫不慌乱,他双臂发力抡枪要一杆子抽倒朱鹏,然而在这一前,朱鹏左手上的铁盾已经先一步砸在了大枪杆子上。

两道力量对冲,铁杆子一下被打得抛开,日本青年中路大开,下一刻便被朱鹏空着的右手呈鹰爪状抽在脖颈咽喉上,鲜血飞溅中两人错身而过,持着十字枪的日本青年向朱鹏与科尔的身后冲出去老远,然后扑通一声扑倒在了地面上。

动脉血管硬化是怎么回事
小孩不消化口臭怎么办
如何检查血栓
小孩咳嗽吃什么药管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