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州资讯网 > 健康

丁磊养猪项目被指玩票

发布时间:2019-10-16 17:08:33

丁磊养猪项目被指“玩票”

“过去5年,无论成功或失败的经验,都是值得分享的,对人对己都是一笔财富。”前易农业事业部总经理毛山告诉《中国经营报》,“从内心很愿意分享,然而当下不方便讨论了。”

从2008年丁磊一有养猪的想法,易养猪这事就一直被外界所调侃。近期以来,原易“养猪三人组”中的两个操盘者毛山、周炯的离职更是为此事加了一把火,并推到了一个新高度:易养猪这事儿黄了吗?这5年他们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成了现在的样子?

虽然丁磊的养猪初衷无关商业,但是作为一个公司内部孵化的项目,至少从商业上来看这5年是失败的。“主要的问题是在安全健康和成本之间没有找到一个平衡点。”前易养猪核心团队成员之一认为,这是迟迟不见“丁家猪”上市的主因。

5年干了些啥

整个项目历经5年,到今年年底第一批100多头猪才刚要出栏。

2008年,丁磊在重庆吃火锅时发现“猪血颜色不对”,从而萌生了自己养猪的念头。在不久之后的2009年广东两会期间,丁磊高调表示将向绿色猪肉行业进军。

很快,丁磊找来了自己的朋友毛山和周炯,组成了易最早的“养猪三人组”。2011年3月24日,易正式宣布,其养猪场落户占地1200亩的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在此之前,“养猪三人组”筛选了项目、选址、搜索学习养猪相关知识。

彼时,易养猪的初步框架已经出来并开始接触设计机构,且找到了清华大学人居设计的顶尖团队设计养殖场,精确控制湿度和温度。2011年7月,养殖场正式开工建设。

2012年,易养猪场一边建设养猪场,一边规划余下1144 亩场地的利用。是年8月,易从内部招聘“田园管家”来负责这余下的1144 亩场地的管理,并开始散养易鸡。2013年,在进一步完善设施之后开始进行选种养猪试验。然而在9月份,毛山被免职。10月,毛山、周炯相继离开养猪团队。

整个项目历经5年,到今年年底第一批100多头猪才刚要出栏。对于这5年的节奏和进展,前述核心团队成员之一认为,这一速度与当初的想法基本吻合。事实上,易已经用了常规养猪场的3倍多时间。中国生猪预警首席顾问冯永辉告诉,按易1万头的规模算,属于中等规模养猪场,它的建设周期从立项到第一批猪上市前后也就是1年半的时间。

“从薄读到厚,再读到薄,我们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从对猪的一无所知,到发现养猪其实很不易。”毛山在公开信中如此感叹,易养猪团队基本是按照穷尽式搜索的方式,跑遍了世界上几乎所有先进的养猪国度。

“易在猪种的选择和培育上也花费了较长的时间,对于那一种肉更符合老百姓的口味,那一种猪更适合大规模养殖推广等,易都做了非常多的尝试。”易回复本报称。

“为建养猪场,易投入了上亿元资金,一年的回报率可能不到一千万元,连10%的利润都不到,但如果把这笔钱投向其他地方,随便到那里,都可能比养猪赚得多。”前易养猪核心团队成员接受采访时算了一笔账。

养猪其实是个精细活

生猪养殖是一个产业链很长的行业,从选址、育种、选种到防疫等环节,而易完全从零开始探索,对行业的复杂程度估计不足。

就在马上要开花结果之时,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成本培养的“养猪三人组”团队却分手了。2013年11月25日,毛山在其公开信中坦承,他和原来的“丁家猪”团队部分成员已经另起炉灶,新组建了养猪团队,周炯则另有去处。据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主要原因是毛山和丁磊在养猪战略上存在分歧。

据媒体报道,“养猪三人组”的两名核心成员,毛山和周炯均是圈外人士。毛山在负责易养猪项目前是修理民航客机的工程师,他和丁磊是奉化中学高中同学,而周炯以前则是媒体人,曾与丁磊一同在重庆吃猪血。两人均不是“养猪”科班出身。

在观察人士看来,易的养猪核心团队并没有熟悉养猪行业的人在。“就算是经验丰富的员工,涉足高科技操作也得再学习。”和君咨询集团合伙人金胤和认为,养猪其实是一个精细化的生产制造过程,熟练工人在行业内本来就是稀缺资源。

然而,易的养猪团队则信奉方法论,相信通过学习完全可以干得好。冯永辉认为,理论上说确实如此,不过养猪是一个事关细节的事,养猪的人要天天跟猪待在一起,出去一趟很容易带进病毒,让猪产生疫情。而养猪技术的学习并不是理论能学习来的,需要跟实践结合。而易恰恰花在前期理论学习、论证的时间太长,从而导致直到今年才有第一批100多头猪实验。

对养猪行业的复杂程度估计不足,也是易养猪迟迟没有结果的重要原因。北京福来品牌营销顾问机构董事长娄向鹏表示,生猪养殖是一个产业链很长的行业,从选址、育种、选种到防疫等环节,而易完全从零开始探索对行业的复杂程度估计不足。而且猪是一个活的动物,要伺候好它并不是光有钱就行了。

冯永辉表示,易养猪已经解除了市场风险,有名人效应不愁品牌,走高端市场不存在问题,易养猪最大的风险来自生猪的疾病防疫,这对于每一位养殖户都是一样的。养猪其实是一个高风险高技术又低回报的行业,多少年来多少养殖户大浪淘沙,只要一场瘟疫就可以让你血本无归。

易也在12月4日的公开信中反思:“我们确实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养猪中所面临的问题。农业对于易真的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复杂的供应链管理的确也不是互联公司的长项。”易同时表示,“三人组”并不是一个专业而全面的表述,从生产管理、疾病预防、设备管控到饲料配方研制及饲养,易养猪项目的整体团队始终是稳定的,且越来越专业。

第三代养猪模式受质疑

在冯永辉看来,养猪并没有什么新的模式,根本就是传统产业。行业中要么按规模划分,要么按品种划分,没有听说过其他新模式,而且就现在易养的黑猪品种和规模来说,在国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按照规划,易猪场规划的相当现代化,建筑占地56亩,主体包括大小30余座建筑,其中包含办公区、饲料房和猪舍等建筑群。猪圈规划相当豪华,猪厕模拟抽水马桶。易猪场将根据动物行为学相关理论,从小训练猪上厕所,让猪定点排便,在排泄区留下的粪尿,将第一时间被自动冲洗,然后进入封闭管道集中收集处理,完全模拟人类使用的抽水马桶。

而毛山在公开信中宣称他们要做的是:“第三代养猪模式”。所谓第一代养猪,是传统的放牧和农家圈养,肉质味美,但方式落后产量低,无法满足人口快速增长对肉食的大量需求。第二代养猪则是大规模机械化,极大地解决了人类对动物蛋白和脂肪的需求。但追求数量的同时,品质也大大降低。

易要做的“第三代养猪模式”结合了第一二代的优点,既能规模化养猪又能做到肉质味美。易称,“安全、健康、美味”的项目初衷始终未变。而前述核心团队成员表示,易在品质和成本之间还未找到这个平衡点。易承认养猪也是要赚钱的,而这正是易在养猪道路上的最大挑战。

然而在冯永辉看来,养猪并没有什么新的模式,根本就是传统产业。行业中要么按规模划分,要么按品种划分,没有听说过其他新模式,而且就现在易养的黑猪品种和规模来说,在国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实际上,无论要采取怎样的新模式,一个项目推进了5年,仍然处于孵化阶段,本身就说明到现阶段是失败的。

实际上,“玩票”心态养猪是专业人士对丁磊团队的看法。尽管易养猪团队表示在养猪这事上一定要赚钱的,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一项目的投入产出比远远未达到理想的效果。

由易投资养猪事业,其最大的优势便是易自身的资金和品牌优势,然而这些并不能解决养猪行业里的技术问题。对于养猪的技术,丁磊之前请来的核心人员都是外行。然而,养猪行业里的人却认为,这是一个实践性很强的事,经验必须来自于实践,仅靠理论是学不来的。

曾给多家农业投资机构做过顾问的娄向鹏建议,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进入一个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时,最好在管理团队中有业内的资深人士,或者跟业内合作。比如,联想控股搞的蓝莓,就是通过并购已有产业基础的企业进行改造,这样的操作手法更为成熟。

也许,养猪之于易对于丁磊来说,并不想靠它赚多少钱,而是一次“试验”、一次探索。但那怕是一次“玩票”,也应该是边干边摸索,毕竟“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况且是在一个高风险高技术低回报的养猪行业里,“很小的一个细节都可能让你功亏一篑。”冯永辉表示。资讯录入:yz88yz88

微信小程序如何开发
微信一键生成小程序
微信卖水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