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州资讯网 > 娱乐

魔装 第一六八章 夜战百花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3:40

魔装 第一六八章 夜战百花

黄昏时分,苏唐等人已经赶到了金鹤谷,为了不错过机会,他们用了最快的速度,整整七百多里,一直没歇息过,苏唐、闻香等人还好说,闻香调集的那些诛神殿的‘余孽,们,各个都累坏了。

进了一处密林,闻香便下令休整,让人把所有的马车都带到金鹤谷的另一端,以免引起百花宫的注意。

个人的力量毕竟过于单薄了,还是有组织好……苏唐心中感慨万千,这一次,闻香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调集了两支车队,第一支车队跟他们一起出发,主要用来装人,有三十多辆马车,第二支车队准备策应,都是空的,共有二百余辆马车。

这是要把百花宫搬空的节奏啊……记得那时候闻香说过,袭击胡家时准备不是很充分,也没想到胡家的东西那么多,结果有很多带不走,只能一把火烧掉,为此闻香心痛了很长一段时间,看来,她是完全吸取教训丨了。

诛神殿一共出动了四个宗师,闻香、宗一叶,那个鹤发鸡皮的老妇人,还有一个叫赵志凌的中年人,苏唐再三嘱咐,不到万不得已,闻香和宗一叶不能出手,他们一个是生死决,一个是雷音决,特征太过明显,很容易被那薛义和叶浮沉看出端倪,在不清楚他们对诛神殿的态度之前,绝对不能露底。

所以真正能动手只有苏唐、老妇人还有那赵志凌。

闻香命赵志凌去探察百花宫的动静,实际上苏唐已经从大黑的鸣叫中知道,百花宫一切如常,没有什么异动

,但他不能把大黑的存在说出来,只能保持沉默。

一夜安然无事,接着又过了一个白天,在这漫长的等待中,各人的某些潜质,譬如说耐心、自我控制力等等,都很自然而然的暴露出来了。

苏唐是最安定的,他心境已成,行走坐卧皆是修行,别说枯坐一天,就算坐上十天、一百天,他也会安之若素。

如果说苏唐属于自然,那么闻香就展露出了坚韧的意志,她坐如钟、站如松,靠着强大的自我约束力,让自己始终保持平静,和诛神殿的人发生接触刚刚一年,她已经隐隐拥有了上位者的气度。

而宗一叶、那老妇人还有赵志凌,都要时不时的在林中走一走,缓解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

又一次入夜了,月儿慢慢爬上了树梢,靠着大树闭目养神的苏唐突然张开眼。

“来了?”闻香低声问道。

苏唐点了点头,随后迈步向外走去,那老妇人和赵志凌一左一右,跟在苏唐身后。

已经在林中走了五、六分钟,那老妇人和赵志凌什么都没发现,他们有些狐疑。

在这种自然的环境里行走,苏唐占据着得天独厚、也是独一无二的优势,没有什么能逃过他的洞察。

二位大宗师虽然收敛了气息,默默躲在灌丛后,但在苏唐眼中,他们就是和自己面对面的站着。

距离还有七、八米远,薛义与叶浮沉终于出现了,一个在前,挡住了苏唐,一个在后,阻断苏唐的退路。

那老妇人和赵志凌很紧张,立即摆出戒备姿态,苏唐静静的站在那里,无数黑色的旋流在他周围飘荡着、翻腾着,让他的身影时隐时现。

魔装拥有神秘的力量,也使得苏唐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薛义和叶浮沉的神色并不轻松。

“你们是什么人?”苏唐用金铁交鸣般的声音问道。

“上京薛义。”

“飞鹿叶浮沉。”

薛义和叶浮沉用最简短的语言说出来历,随后薛义反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呵呵呵……”苏唐发出讥讽的笑声:“轩辕盛世那老东西倒是够小心的,人都走了,还特意请来两条看门狗,有四妃在,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呢。”

话音未落,苏唐一反手,手中多出一条耀眼的剑芒,以薛义和叶浮沉的眼力,也没看出剑是从哪里来的。

见苏唐似乎要动手,叶浮沉急忙道:“且慢阁下是来找那轩辕盛世的晦气?”

“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样?”苏唐的态度很傲慢,似乎压根不把薛义和叶浮沉放在眼里。

薛义和叶浮沉对视了一眼,修行者大都有好斗之心,如果换一个场合,他们肯定试探一下苏唐的深浅,但这个时候绝对不行。

都有同一个敌人,联手才是正理,万一试着试着打出真火,岂不成了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了?

而且,魔装散发出的灵力场太过唬人了,前一刻,他们还能清楚的看到苏唐,也感应到苏唐散发出的气息,下一刻,苏唐便消失在黑暗中,似乎从来不曾存在过。

“实不相瞒,我们兄弟俩今夜到这金鹤谷来,就是为了毁掉轩辕盛世的百花宫。”薛义淡淡说道:“如果阁下不是轩辕盛世的朋友,那我们应该是一路人。”

“哦?”苏唐的声音有些惊讶,手中的剑光也变得黯淡了。

“这样好了,由我们兄弟俩打头阵。”薛义道:“阁下可以跟在后面,如果我们兄弟遇到麻烦,还望能及时援手

薛义不想拖延时间,以免夜长梦多,那轩辕盛世已经离开很久了,谁都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而且在轩辕盛世回来之前,他还要做些布置,所以,薛义选择了对自己非常不利的方案,以求最快速度赢得对方的信任。

“请。”苏唐道。

轩辕盛世是一个独行的修行者,他不属于任何门派,完全凭一己之力,开创了百花宫,从某方面说,这种行为是很危险的。

三大天门的大祖们,几乎都把自己的府邸设立在宗门之内,目的就是借集体的力量保护自己,而且宗门之内自有规则,严禁同室内耗,是每一个门派的首律,尤其是大祖级别的高手,更会得到重点保护。比如说习小茹的师父落樱祖,极好去各处云游,一走就是几年,但她的府邸、她的所有东西,都是属于她的,没有谁会去乱碰乱用,所以她离开得放心。

事实上,轩辕盛世也知道这样很危险,但他别无选择,大的门派都拒绝他的加盟,小门派又装不下他这位大祖。

各宗门的主事者们看得明白,轩辕盛世名声太臭,不知坏了多少人家的女孩,而且我行我素惯了,万一加入宗门后故态萌发,极有可能引发冲突,这种人就是祸根,宁愿门内少一位大祖,总比日后打得不可开交要好。

薛义和叶浮沉一前一后,笔直穿过百花宫前方的平场,撞开大门。

大门被撞坏所发生的轰响声,已惊动着百花宫的守卫,十几条人影从两侧扑来,吆喝着围向薛义和叶浮沉。

薛义长吸一口气,他的双手逐渐变得模糊了,一道道若隐若现的光华从他双手中游离出来,聚而不散,凝成两柄长达七、八米的巨刀。

薛义修行的是霸气决,也是天下有数的灵诀之一,霸气决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一诀分三式,霸刀式、霸拳式和霸体式,霸刀利于杀戮,霸拳长于冲锋陷阵,霸体可用来对付比自己更强大的对手。

据说,霸气决的最高成就是三式合一,但薛义还做不到,他可以在三式之间来回变换,但无法同时施展其中两式

薛义虎吼一声,向那些护卫扑去,冲在前面的几个护卫只看到十余米外的薛义纵身一跃,接着光华一闪,他们便身不由己的扑倒在地,这个时候才发现,他们的身体已被薛义手中的霸刀拦腰截断。

叶浮沉从袖中抽出一截尺许长的铁尺样的东西,漫步在薛义身后,他的速度并不快,动作也不狠,只是轻轻一拍,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幸运的在薛义的霸刀下逃生的护卫,怎么努力也逃不开那短尺的拍击,挨一下便是筋断骨折、血肉横飞。

苏唐在后面看得分明,叶浮沉的尺子极其古怪,有的护卫明明把刀剑横在头顶,要格挡叶浮沉的攻击,但那尺子却象虚无一般从对方的武器上穿过,等到落在那几个护卫的身体上,又变成了实物。

“哪里来的混蛋敢在百花宫撒野?”随着一声娇喝,一条人影斜刺里扑向薛义,空气中陡然响起刺耳的尖啸

以苏唐的眼力,也没能看到是什么东西引发了尖啸,但薛义是知道的,他对百花宫的四妃都有一定的了解。

薛义的身体陡然加速,闪电般射向那女子,他双手的霸刀也随之消失。

啪……一道裂痕从薛义的左肩一直蔓延到右肋下,他的外皮甲还有内衣全部被割断,露出赤裸的胸膛,不过,他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挡住薛义去路的人,是一个穿着红色亵裙的女子,年轻应该在二十四、五岁,桃花眼,皮肤白皙细腻,个子高挑,似乎为了便于战斗,她把左侧的裙摆掖在腰间,修长的大腿都快要露到大腿根了,场面很是诱人。

那女子手中持着一柄长达十余米的黑色软鞭,到这个时候,苏唐才看清她的武器。

十堰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蚌埠治疗卵巢炎医院
荆门妇科医院
十堰治疗阴道炎方法
蚌埠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