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州资讯网 > 科技

江南第七種武器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13:29

  老张还没进屋,正在闭目养神的谭青就知道是他来了,两人一起几十年了,听脚步声谭青就知道是他的管家老张,甚至还听出他高兴或者不高兴谭青问,回来了回來了,什么也沒查出來,老張說這話時有些慚愧,在主人譚青面前好像是一個犯錯誤的小學生,他說,我不該……

  谭青手一摆说,你没去我就想到你查不出什么,没事的,可能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过于多虑了如果他真的想进咱这个大门,你不带他也要进来的

  谭青他们说的是中午老张带回的那个少年上午老张去谭青刚刚开办的第二十一所义学谭青退出江湖这么多年来,在赵城周围开办了一所又一所的义学他出钱盖校舍,请先生谭青说,他就是想让他们赵城读不起书的孩子都能认识几个字老张回来时走到子午湖边,恰好遇见了一个少年剑斩西霸天的一幕西霸天在江湖上已非泛泛之辈,是排得上名的高手了,不想被那个少年一剑穿胸,竟无还手之力那少年拔剑之快,出剑之妙,令人匪夷所思老张看出那少年是少有的高手,他很是喜欢,没多想便把那少年领回府上了谁都明白少年只要进了谭青的府邸,杀死西霸天留下的所有麻烦就都没有了

  在大厅上,谭青第一次看见那个少年,他有些惊讶少年的气质是那样的质朴,眼神是那样单纯谭青看出那少年穿的纯棉布衣服是南山的棉花纺的线自己做的,不过从他的剑以及他走路和站立的习惯,谭青没有看出他身属哪一门武学这让谭青有些不可思议,这是很少有的以谭青的阅历,只要看到你穿的衣服他就可以你看出是那里做的,看见你走路的习惯和你的兵器就可以知道你是那一门派的谭青觉得这少年像是山野间从未有人光顾过的一汪山泉,看似很浅但又深不可测谭青问他叫什么名字,那少年说,小白谭青又问从哪里来,小白说,南山说话干净,不多说一句谭青不问了,让老张领出去了

  谭青对那个少年小白越来越感兴趣了,他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和现在的小白很像老张问他在想什么,谭青说,大哥,看见小白我想起了当年你带着我初入江湖的时候老张说,是啊,他也是从小白身上看到了谭青当年的影子才喜欢的谭青对老张说让小白先跟着他吧,老张说,也好……还要说些什么想了想却没有说,他知道谭青的考虑总是有先见之明的

  谭青说,今年算来我退出江湖整二十一年了,你说我真的退出了吗,老张苦笑了一下说,江湖上的事你不管了,可江湖上那些人一直还不放过你啊谭青说,我今年五十六了,大半生了,我觉得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秀的娘了秀是谭青的女儿谭青脑子里浮现出了当年的刀光剑影……

  二十一年前江湖上那场著名的决战,现在还被江湖人津津乐道呢,许多人后悔没赶上那时谭青的女儿秀刚过满月谭青战败了所有的对手,可他却没能保护自己的爱妻,秀的娘被人设计杀害了,谭青痛不欲生,顿时心如死灰,在身处顶峰的他却选择了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以此为秀的娘赎罪从此赵城多了一个普通的百姓

  老张说,江湖是什么,你都隐退了,那些人还不放过你,这些年传说设计了七种武器来害你,还瞎说你一定躲不过这七种武器,这算上三天前被你破了的祝小三的毒,已用了六种武器了,还剩最后一种武器,这第七种武器会是什么呢朱小三的毒,天下一绝,就已经非常厉害了,这第七种武器会是什么呢

  谭青说,武器是多种多样的,只要能杀人,刀枪剑毒药或者是一条狗,不过这些武器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武器是人老张不解,人谭青说,是的,人茫茫人海,有人的地方都是江湖只要你活着就可能成为别人的武器,有时候你自己或许根本不知说这话时谭青有些悲哀

  天色暗下来了,仆人掌上了灯,房间里灯火明亮,老张告诉谭青,赵城的捕头换人了,说要不是因为黑煞的案子恐怕早就来拜访你了黑煞,这个名字在赵城传十几年了,每年作案九起,每一件案子影响都非常大,手段非常残忍,作案时间对象都没有规律可寻,一百多起大案了,赵城的捕头也换了几个人,这黑煞是谁,长得什么样子,谁也没见过,赵城人听见这个名字无不为之变色,谁家孩子淘气或哭个不停,赵城人就说,不要哭了,再哭就把黑煞招来了,果然孩子就不哭了

  入夜了,外面漆黑一团,冬天的夜是越来越长了,越来越长的夜里江湖上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呢

  小白跟着老张出去办事,一切都很正常的样子老张的事情很多,谭青办得这二十一所义学里每天都会有一些事情的老张去办事,小白就坐在义学里的空座位上听讲台上的老先生念书,有时候老先生念一句,底下的学生跟着念,小白也念老张要走了,喊小白,小白还有些不舍,路上老张问小白没上过学,小白说没有,小白说,老先生读书的声音很好听,他很喜欢

  他们谭家街上两边的商铺都是谭青的,也不断有事的还经常有人来借钱,不过谭青只借钱给生活上过不去的穷人,从某种意义上说谭青借出去的钱基本上都是救命的小白帮着去拿钱,这些事情老张有意都让小白做,每当小白看到借钱的穷人拿着钱千恩万谢的走了后,小白都发会子呆,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后来小白还知道了谭青只向外借,从来不去要账的人家有了就来还上,还不起的就欠着,每年腊月三十,在谭家街上,谭青把所有借钱人的借据一把火都烧了还不起的就不要了,谭青退隐二十一年了,年年如此

  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谭青的预料,小白跟着老张一段时间后,却被他的女儿秀给抢去了这个事情发生在一天的上午,正要和老张出去的小白打伤了一只袭击他的猫,没想到那只猫是谭青的女儿秀的秀和小白年纪相仿,她不让小白走,要为她的猫出气,上去不由分说就打了小白十几掌小白只在一步之间的距离,双脚不动,轻松的躲过去了秀的所有袭击这让秀吃了一惊,她问老张,张伯,他是谁呀老张告诉秀了秀的脾气来了,她要小白跟着她老张说,这我可做不了主秀说,好啊,那我问爹去,向他要又向老张说,你先别走,我现在就要,等着老张真的就不走了,谭青对女儿的溺爱,惯下了秀的 脾气,谁也不敢惹的

  秀去谭青的房间,在外面遇见了一个仆人她问,我爹呢那仆人说,老爷在房间里,半响了秀推门进去小客厅里没有秀看了卧室,还是没人秀有些急了,她出来就对那个仆人发脾气说,你也哄我那仆人说,没有,老爷一直没出来的他就要进去刚推开门,就看见谭青正坐着喝茶呢谭青问他,有事吗这时秀进来了,看见谭青,笑了她问,爹,你刚才去哪里了谭青说,说什么呢,丫头,我一直在这里啊秀在房间里这里看看,那里瞅瞅谭青问她,有事吗秀说,哎呀,差点把正事忘了她就跟爹要跟着老张的小白谭青不同意,问她,你要小白跟着你干什么,那是个人,不是玩具秀嘻嘻笑说,我就要啊,我想捉弄他定了说完转身就走秀想要的东西谭青是不能不给的从小失去母亲的秀被谭青给惯坏了谭青看见秀出门时甩手的动作和她的母亲太像了秀的母亲年轻时就和现在的秀是一样的,谭青失去秀的母亲后,这么多年了,从未碰过别的女人

  谭青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丝不祥,他想起了江湖上传言的要对付他的七种武器,现在就只剩下这第七种武器了,这神秘的第七种武器会是什么呢,会是这个小白吗这要杀他的七种武器是谁设计的,会以怎样的方式出手,这些谭青都不在乎,他觉得都不可怕他更注重的是自身,只要自己能做到心静如水,让对手找不到一点破绽和弱点,再强大的对手也是徒然谭青一向很自信,他认为自己能够做到滴水不漏,只是现在他忽然感觉有些怕了

  小白跟了老张几天,替老张跑许多路的,这又一下子被秀给要走了,老张还真有些不习惯了老张六十多岁的人了,晚上睡的觉少些,总是天未明就睡不着了,起来一个人去后花院子里踱步走到后花园门口,却意外的看见谭青从外面进来他问谭青干什么去了谭青一脸倦色,摆摆手没有言语老张有些疑惑,但他从不怀疑谭青的谭青走了几步站住了,对老张说,要他吃了早饭不要出去,陪他去一个地方

  在太阳升起的时候,一个骇人的消息传到了谭府黑煞又杀人了一家十四口全部被杀,并且这次把这家主人连砍开了四十九块第一个发现者当场吓得晕过去了老张听了有些奇怪,他想这次杀人和上一次间隔的时间太短了,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吃早饭时,老张把自己的疑惑告诉了谭青谭青问他有什么想法,老张说,我也说不上来,我只是感觉这里面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谭青问,秀呢,为什么不来吃饭,小白呢老张笑了说,你见过秀吃过几次早饭啊小白,你那个宝贝闺女几次想捉弄人家,结果小白轻松过关现在秀开始听小白的了,每天俩人都去咱新开的那个学堂里听课呢有出事的穷人来借钱,小白不识字发钱,秀记账,和当年你……老张忽然感觉话说多了,说到一半停了谭青少有的笑了

  吃了早饭,老张跟着谭青出城多年的习惯了,谭青要老张干什么,老张从来不问的他们二人上了南山,走了许久,山路越来越窄走到几乎没路了,看见一座茅草搭的破房子房前坐着一位老人,须发都是白的看见谭青了,站起说,谭盟主,你好稀罕啊,怎到我这破地方来了谭青说,好久不见了,今天得空了,来看看你,我找你下棋说着就在旁边的石墩上坐下了那老者说,我是个闲人,谭青说,我也是闲人啊那老者笑说,你是大隐隐于市啊说得谭青也笑了谭青忽然说,你听说这南山上还隐居着一位高人吗那老者说,这南山都是山野闲人,那里有高人啊谭青不语,过了一会他又问,你听过江湖上传说的对付我的七种武器吗老者这次愣了一下说,江湖上哪里有能对付你的七种武器啊,你自己觉得有就有了,我看这七种武器,不是来自江湖上,是来自你自己的心里说得谭青无语,低头若有所思老者又说,你不是来下棋的吗,我老糊涂,忘了说完笑着进房间拿棋去了

  两人就在外面的石桌上摆下战场老者让谭青选,谭青选了黑子老者说,这世上有黑就有白,没有黑也就没有这白了谭青笑笑,老张有些不懂两人开战了,老张在一边观棋时间走得飞快,两人直到下午太阳快落了也分不出胜负老张提醒说,该回家了老者就停下,让谭青回去并说,这棋局留着,哪天你有空了再来下完这盘棋谭青说,好然后起身告辞谭青和老张走出很远了,回头看,那老者还站在那里,目送着他们风吹起老者宽大的衣袖,飘飘如神仙

  这天上午,老张出去不久,新来赵城的慕容捕头来访谭青和慕容捕头在客厅寒暄后坐下每一个来赵城的捕头,都是第一时间来拜访谭青这已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其实谭青退隐后一直守着一个规矩,江湖事从不多言一句这些捕头就算和谭青成了好朋友,在案子上也得不到谭青的任何帮助的,可他们还是来,谭青的名声是越来越大了

  谭青和慕容捕头也只是说些场面上的话,案子的事俩人谁也不说,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慕容捕头喝茶,似乎很渴,很快就喝完了一杯茶在仆人添水的间隙,慕容捕头终于说了,希望案子能得到谭青的指点,说是为了赵城的父老乡亲谭青还是拒绝了,慕容捕头就不再提,礼节性的坐了会告辞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谭青每天问老张秀和小白的情况过了有半月,谭青告诉老张说,要他对秀和小白说,十一月十四这天我们一起去她娘的坟上看看老张说,好又问,为什么弟妹的祭日还早呢谭青说,我知道,这一天是秀的生日,到坟上告诉她娘一声老张不再说什么了

  十一月十四这天上午,太阳很好谭青、老张、和秀、小白,四人步行去秀的娘的坟上秀娘的坟地离谭府不远,就在谭府的后面,有二里多一点的路一个山清水秀的清幽的地方谭青亲手为自己的爱妻点上一炷香,让女儿秀跪下谭青让秀亲自告诉娘,自己长大了,以后能自己生活了,不用娘再操心了秀不明白,扭头看谭青,为什么要说这些呢谭青不解释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了清脆的马蹄声,来人却是慕容捕头

  谭青摆手示意,不让慕容捕头过来他让秀说完了,对老张说,你和秀回家吧,小白留下,我们有些事情老张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但他没有问,带着秀回家了

  看着老张和秀走后,谭青带着小白、慕容捕头,向坟地西面几十米远的一处破房子走去打开房门,谭青很平静的告诉慕容捕头和小白,他就是黑煞这句话惊得慕容捕头和小白张开的嘴巴几乎合不拢了谭青是说笑的吗,谁会相信呢谭青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纸包,打开,纸包里露出药粉谭青说,这是朱小三前一阵子想毒死我的药,这一点药可以毒死半个赵城的人,现在是我的了说完倒进了嘴里慕容捕头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他说,你跟我说叫我来,说帮我抓到黑煞,原来……

  谭青从衣服里又掏出一封信来,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都在里面,都在……谭青话没说完就倒下了

  谭青在他的遗言里,详细的说了经过谭青说这座破房子是二十年前谭青决定把妻子埋在这里时建的,在这座房子里,谭青陪伴了妻子整整三年在这三年谭青挖了一条通向家里的地道谭青说想好了,他要为自己的妻子报仇,他想每年杀几家,他用一个黑煞的名字,要把参与杀害自己妻子的人全部杀光从那时起他白天就是助学帮助穷苦人的善人谭青,晚上他作案时就是骇人听闻的黑煞恶魔可是后来他杀完参与杀害妻子的仇人后他发现自己杀人成瘾了,他很享受杀人后的快感,他控制不住自己了

  谭青还说,他还知道小白就是要来杀他的第七种武器小白来他家的一切都是精心策划好的,利用他的女儿秀来扰乱他的心情后来他看到小白被他感化,他放心,知道小白不会杀他了谭青说这件事该有个结果了,他不想让小白和秀再过他这样的生活了,他想也许只有他死了,那些江湖人就不会追究他们了小白和秀才能从新开始也只有他死了,才能对得起赵城的父老乡亲……

  慕容捕头和小白回去了,他们回去后说黑煞的案子破了,是谭青破的,在和黑煞的搏斗中两败俱伤,黑煞死了,谭青也死了这话赵城人都相信后来赵城人为了纪念谭青立了一个巨大的纪念碑,每年赵城人都要去拜祭谭青谭青生前办的二十一所义学继续由老张看着,过了几年,慕容捕头辞职了,和老张一起照顾着这二十一所义学,再后来随着他们的年纪老了,这二十一所学堂后继无人,就渐渐的先后散去了

  秀呢,和小白走了,去了南山一个很偏僻很偏僻的谁也找不到的村子,再也没回过赵城

  共 558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到处是喋血和杀戮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谭青,一个青年英豪年少时即武艺超群,早早登上榜首就在女儿秀刚过满月谭青战败了所有的对手,可他却没能保护自己的爱妻,秀的娘被人设计杀害了,谭青痛不欲生,顿时心如死灰,在身处顶峰的他却选择了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以此为秀的娘赎罪从此赵城多了一个普通的百姓他不问江湖事,一心做善举他办的义学学堂就有二十一处,专供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读书生活苦难的人,只要他知道就会伸出援手然而,纵使这样,他依然免不了被江湖血雨腥风的波及传说,江湖上专门研制了七种对付他的利器前六种都没伤害到他,第七种,也是最霸道的一种,却不知将会是什么一日,他的随侍老张带回个年轻人小白这小子年纪轻轻武艺超群,剑斩西霸天西霸天在江湖上已非泛泛之辈,是排得上名的高手了,不想被那个少年一剑穿胸,竟无还手之力那少年拔剑之快,出剑之妙,令人匪夷所思老张看出那少年是少有的高手,他很是喜欢,没多想便把那少年领回府上了谭青一看这个少年就甚是喜欢,他在少年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于是他让少年跟着老张做事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宠大独生女秀,却却向父亲讨了少年小白跟她身边看到这两个在一起的少男少女的身影,谭青心里一惊,他想,这可能就是江湖上对付他的第七种利器一日,老张跟谭青说,赵城的捕头又换人了,新来的捕头慕容因为要办黑煞的案子还没来得及登门拜访一贯让江湖闻风丧胆黑煞又出来杀人了,而且手段残忍慕容捕头来拜访谭青希望在案子上给些指点一日谭青带着老张、女儿还有小白去祭拜秀的母亲并嘱托秀要照顾好自己然后留下小白让女儿和老张离开原来,他暗地里约了慕容捕头,告诉他可以帮助抓住黑煞他对捕头声称黑煞的案子是他做的,然后服毒身亡他在给慕容捕头的遗书中详细说了很多,并说他还知道小白就是要来杀他的第七种武器谭青说这件事该有个结果了,他不想让小白和秀再过他这样的生活了文章结构安排巧妙,情节一波三折倾情推荐共赏【:杨花】

  1楼文友: 1 :20:09 文章结构安排很巧妙,故事引人入胜值得一读

  2楼文友: 1 :21:57 感谢赐稿江南烟雨,期待更多佳作部分不通顺的句子和错误的标点已作了修正,提醒作者下次注意编按如有不当之处,还请海涵

老年缺钙吃什么
动脉粥样硬化如何用药治疗
冠状动脉斑块能吃通心络吗
拉拉裤尺码怎么选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